Diary

索菲和她妈妈星期三晚上走的,画廊帮助她们和其他组织联系,寻找住处,画廊一位小伙伴米哈尔和他太太克里斯汀娜,年轻人夫妇俩,租了一套房子,有一间独立的卧室,一间独立的起居室,厨房角在过厅里。他们也愿意腾出一间,给索菲和妈妈过度一段时间。

上午起床后,犹豫了一阵儿,还是去那家小中餐馆,我们去的时候,已经过了早餐时间,他们说还有剩下的豆腐脑,也看到油条。于是,和来的那天一样,三根油条、二碗豆腐脑。由此,罗马之行闭环,自油条豆腐脑始,到油条豆腐脑止。

这片浴场,是罗马有史以来最大的温泉设施,建于公元298年到306年间,之后不断扩充到超过13公顷,能同时容纳3000人。有健身区、图书馆、游泳池,有冷水浴、温水浴、热水浴。

这次出门原先的计划,是3月14日开车去Trinec看徐在开展,然后,3月15日到维也纳看艾未未《寻找人性》,然后,一路向南,沿途看几个地方,目的地罗马——驾车。

昨天晚上,原以为只是索菲和她妈妈在画廊留宿。她们的短居和短居之间,衔接不上了。她姐姐看起来找到了可以居住的地方,说不定也有了工作。

昨天听说"吉贤在乌克兰"的视频号被封了,今天看到他通过其他视频号的推送,他说,不是被封,是被删除,被删除得干干净净。他和家人的联系,也只能是直接的电话,或者通过朋友的社交媒体。这件事情,大家心里都有基本的判断,他自己在视频里也说的很清楚。菲利普在他们的媒体GlobalVoice对这件事情做了介绍。

昨天夜里,惊闻李进进律师遇害的消息,发布消息的朋友,都是谨慎的,不由得不信,但是怎么相信呢?好端端的正值壮年的优雅、平和的李律师,突然之间,遇到这种事情......大脑里完全空白,无法接受。

大火车站的乌克兰人接待中心那里人不多,人员多少,主要看火车车次。上次看到二个棚子,其实一间相当于食堂,另一间,有人在长条凳上睡觉,那里有一些可供休息的毯子。

俄罗斯日记3:在铁幕后面的营地,普京剥夺了俄罗斯人的优质服装

那天聊到天然气、能源危机,欧洲的天然气危机是个大话题,从俄罗斯出发,通过乌克兰那条管道,输送到欧洲的天然气,随着北溪以及其他的解决方案,早已降到欧盟用气量的15%,最新的数据,还要再查查。

上午去画廊,儿子今天出差,去波兰捷克边境的城市Trinec,布置展览,玛丽亚独立做现场协调。我到的时候,有二位志愿者,都是女孩子。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