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读《繁花》。先看的剧,后读的书。说来惭愧,早好几年就收到了金宇澄先生亲送的《繁花》,也多次想着要读,同样多次地因为别的什么错过,就一再错过,直到看过剧之后。

英国钢琴事件,公共场所,你有弹琴拍摄的自由,我有摆我pose的自由,你和我选中了同一片场地,在同一个时间,你有拍我的自由,我有躲你的权力,我有没有不躲你,但不让你拍我的权力,这么做是不是入侵了你的权力边界?我为了维护你而躲开,是不是又退让了我的权力边界?

最近旁听一些时评,又谈到左右,既然讨论,就需要概念准确,如果连基本概念都是模糊的,讨论更不可能呈现清晰的意义。同时,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最近去验光了,既然度数变化了,就打算配一副更合适的眼镜。

二天了,脑子里时时会浮现出这样的景象,一个长相有点像赵又廷的年轻人,在一条林荫路上晨跑,突然跌倒,路人见到,赶忙过来施救,但是,不出几分钟……

2021年十月,前列腺检查做B超的时候,医生发现有个肾外囊肿,直径12厘米,我竟毫无感觉。

最近几次听说人们对古哥讲述穆斯林有点意见,其实这意见不是一时半日了,记得在油管聊阿富汗的时候,古哥讲了几句,就有人说我自己请人来砸自己的场子。

年轻人,真的会比我们难吗?"卷"和"躺平"听了有些年了。他们其实很焦虑,经历了"比过去差"的过程,不知道下行是10年,30年,还是50、70年,看不到希望在哪里。

这些年,其实受到很多人的启蒙,包括一些后来我们会否认(当然,否认仅代表自己,与对面那个人无关)的人,但是,仍然感谢他们。

一个朋友的父亲,头疼,咳嗽、吃不下东西,连水都咽不下,瘦得皮包骨头,在医院度过了危险期,依靠输液维持,医院劝他回家休养,因为还有很多危重病人等待床位;

最近几年特别喜欢放YouTube上面1999年在维也纳举办的三大男高音音乐会,全部圣诞歌曲,今年,老徐执意放波切利,觉得三高虽然经典,仍然太陈旧了。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 This website was made with Webnode. Create your own for free today! Get star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