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后方日记0413

13/04/2022


​明天,我们就不用戴口罩了


昨天去了趟市中心,坐地铁去的,有大概一半的人,在地铁里也不戴口罩了;

到今天为止,捷克公共交通还要求戴口罩,其他地方都不需要了;

从明天起,公共交通也不用戴口罩了,就是说,至少目前,口罩已经是历史文件。最近这里的感染人数是每天几千例不等。

不是炫重新开放的优越感,这些国家如今的开放,都是从牺牲里杀出来的;

所谓,没有成功,只有结束。


大流行里不同的概念


这次大流行,让我们分清了好多概念。

病毒,感染病毒,感染病毒造成对身体的伤害于是生了病这叫做患病和病患,因为病毒感染患病严重致死,因为身体有病严重致死同时也感染了这个病毒,感染病毒致使本来的疾病加剧致死,这些事情之间虽然有关联,但,从来都不是一码事儿。

担心感染带来的对身体的风险--即担心感染患病,担心感染授人以口实,担心感染带来的患新冠肺炎以外的其他风险--即担心以担心感染为口实的防疫带来的各种伤害......,这些事情之间当然有关联,但,从来都不是一码事儿。

毛主席在96年前就教导我们说要认清谁是我们的敌人,中国抗疫到第三年还成效甚少,并不是目的错,完全是策略错。所谓策略错,就是不能攻击真正的敌人。给群众领路的人,不可不自问:我们有这个本领没有,我们不至于领了群众到失败的路上去么?我们可以一定成功吗?


免疫系统过度与防疫系统过度


还记得这只病毒最初到来的时候,好多医生的解读吗?

不是病毒的毒性把人搞死了,是人体遇到陌生病毒,免疫系统被激活,与病毒激战,因为没有经验,把握不好尺度,于是,在与病毒激战过程中,本来是保护人体的卫士,却变成了"免疫恐怖",结局是耗尽体力,把人搞得不堪忍受。

疫苗为的是给身体里的免疫系统输入一些教程,教会它们认识SARS-CoV-2是个什么东东,知己知彼,掌握了解题公式,才能在遭遇题目的时候,做出适当的反应,才不会乱中出错,把球踢进自家球门。

所以,疫苗并不是防护服,也不是防护罩负压舱,预防感染的功能并不显著,但是,学会应对SARS-CoV-2,不减少感染但减少患病,或者减少重症。

疫苗不是绝对的保护,但是帮人与病毒共处。如同一个孩子的成长,不是一辈子被关在父母羽翼之下,不经风历雨,而是不断学习实践如何对待各种困境,走上社会上泰然处事。

小学老师在至少40年前,就曾给我们普及过对仿生学的最浅显的认识。

饿零饿零年,可以说全世界的国家,多半不知所措、反应过度,好些国家发生过医疗资源挤兑和不容忽视的次生灾害,这和人体初遇SARS-CoV-2,免疫细胞的亢奋过度好有一比。

饿零恶意年,在研究机构做出疫苗让身体免疫系统学习合理应对的时候,很多国家也在给自己的公共卫生方案改写教程,调整策略,对大流行做出合理应对。

于是,才有了饿零饿饿年,才有了免疫系统和防疫系统都不做过度反应,才有了得之不易的--没有成功但有结束。

这就是现实。


人类,与自己为敌


著名英国记者、艺术评论家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在一篇文章里写道,"这个冠状病毒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能与炸弹史积累的灾难相抗衡。"如果乔纳森老师考虑到防控冠状病毒积累的灾难,恐怕要把这句话改成"不长的路"。但即便乔纳森老师不改自己的句子,我们仍然可以读到他的意思:人祸总归大于天灾。

难道是因为人类没有天敌,于是,必须与自己为敌?


上海,自由有多昂贵


有时候在想,上海的事情,难道是想让更多的人看明白,自由有多昂贵?远不是可乐、香烟、方便面、萝卜、白菜,也不是投资和房子。或者,想让更多的人看明白,社会到底有多荒唐,人到底有多像小丑。

我想说,搭个几千万人的场子,这么多主演和群演,不得不倾情出演,代价太大,实在犯不上,本来读几本小说、看几条不用翻译的原文新闻,就能看懂的事儿。

也许,是我想多了。

后来,他们终于把东方卫视的场子拆了。


家与牢,猪与牛


家这个字,屋顶下为豕,王小波老师却不合时宜地说"我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牢这个字,屋顶下圈牛,鲁迅老师说的就很实在,牛吃的是草,挤的是奶;温家宝前总理还说,让每个中国人,首先是孩子,每天能喝一斤牛奶。几天以前,有人转发截屏,上面有个叫徐新Kathy的人说"需要面包和牛奶,"有人问:徐总。。是您吗。。

艾捷尔·丽莲·伏尼契老师却跳出了思维惯式:不管我活着还是死去,都是一只牛虻,快乐地飞来飞去。

海明威老师则一向深沉而且冷峻:生活与斗牛差不多。不是你战胜牛,就是牛挑死你。

和我学于同一个老师的同学,本来想打听打听有没有渠道离开上海,后来,他说不敢有逃走的想法了,他转发了一个举报有赏的截屏。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