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后方日记0407

07/04/2022

2022年4月7日星期四

左右之争很伤人,也很迷人。

有人说左右是政治概念,谁说的?我们都知道什么议会那个起源,上次我写的是英国议会,其实记错了,是法国。1791年法国国民议会,温和派的保王党人坐在右边,激进的革命党坐在左边,产生了左翼、右翼两种称呼。

这里也有有趣的事,法国大革命当中,左翼和右翼的定义常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发生转变。就是说,左右翼在人们眼中,发生了转变。转变的原因,其实,就是左中有右,右中有左。左右并不是完全抵触、互不相容的概念。

而左翼、右翼,是相对僵化的套子,于是,真实丰满的人和人的意识形态,在两个套子里游来荡去。

常有人说,中国的左右和西方的左右,是反着的。

还有人说,美国的左,在欧洲都是右的。

这些说法,都有局部的合理,但都比较简单化。

随便聊聊喷喷够了,但是,如果有心了解,就需要用心体会左右这二个观念代名词的形成路径,是怎么成长出来的。就像一个孩子,从来不是简单继承父母的基因,有变异、有偶然,有从社会吸收,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左右也是,都有最基本的情感起源,套用不同事务的时候,又会填充诸多理解。

所以,我想说的,不止于政治上的左右翼,我想说的,更加朴素。

公域与私域

前一篇文章的题目,包括一句话,这个世界太右了。

有人反驳,反驳很正常,微信公众号发的那条《普京不在讨论之内,因为他已将人类底线踩碎》,收获了1500条留言,至少1000条是骂人的,虽然,那条发布被河蟹了,内容还可以从后台看到,1000条骂人的里面,恐怕有好几百条都带有侮辱性质、脏话,即便不是脏话,那气势也充满戾气和敌意。

比如"圣母婊"、"汉奸"、"弱智"、"走狗"、"傻X"、"二货"、"狗屎"、"舔美狗"、"二鬼子"、"搅屎棍"、"不配为人"、"生孩子没P眼"、"西方圈养的废犬"、"用极度无耻无底线博眼球"、"用美国人的臭袜子给自己的脸打蜡"、"14亿粒大米,有几颗生虫很正常"、 "看到骂你的居多,我就放心了"......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垃圾留言,眼不见为净。我是觉得挺好玩儿的,感觉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骂人话,这些是仅仅从4页里看到的,还有69页呢,另外还有一些误删除的和被公众号直接删除的。

我想说,对于这些谩骂,我真的不在乎,既然放到公域空间了,就不是自己的,随任何人去说。

但陌生人、公域,与熟人、私域,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家里人不同意文章标题里"这个世界太右了。"

这里至少有几点。

1.当然任何人包括家里人都有权利不同意,我也有权利不听取。

2.我们希望和自己比较近的人,看懂之后再讨论。

3.和家人甚至朋友的有些争论,可能是公共话题,但因为关系不同,未必要放到公共空间去讨论。

我说这个世界太右了,并不是给这个世界做体检,出一份全面鉴定报告,这事儿太宏大,不是我也不是某个人能做的来的。

大家对很多人的话提出反对,常常有这种情况,就是,人家讲的是一点,一个角度,但反驳者一定要把人家的话当作全面体检大总结来反驳。那,反驳的永远正确,因为没有人能对事情做出滴水不漏绝对正确的全面报告。

这句"世界太右了",和"我太疼了","我太冷了"一样,是究其一点,发出感叹,不做总结,我觉得,真的没必要给这句话下一个"对、错"的定义。如果说这么一句话,都要被捆着,我们和锁链女有什么区别?

这个世界太疼了,这个世界太冷了,这个世界太热了,这个世界太左了,这个世界太右了了,怎么就不能说了呢?

你可以说这个世界太投机了,但是,你没必要否认我说"这个世界太右了",我回应你的"这个世界太投机",不是因为要否认你说的"投机",而是基于你否认我的"这个世界太右了"。如果没有之前的否认,随你怎么描述,你自然有你描述的自由,我也有。

再有,我在文章中,已经对左右的理解有过表述,基于这种定义,才出来的"这个世界太右了了"的标题,既然是标题,就不能把几百个字都放上。既然看一个人,就得看这个人的身体和身体上的脑袋,不能说看了脑袋以为是别人,就说这个脑袋不对,得换一个脑袋。

既然有争论,争执不下,结果被放到推特上留言,我没忍住,一句一句跟了一堆,但是,一来这种争论都是一句句的,没有完整深刻的语意;二来这是在公开场合,半夜下来,感觉想呕吐,虽然这是公共话题,但是,私人讨论也没必要放在公共场合里展示。

我会戒一段时间的推特。

而且,既然要讨论,首先挑起讨论,那来不来写一句"鸡同鸭讲""算了,不玩了",这算什么呢?有没有点起码的讨论问题的素养和尊重?当然,任何人都有没素养和不尊重的自由。

既然已经在公共场合里公示过了,我就在这里写几句,但,不会发推特推广。有愿意到我网页上看内容的人,可以看到。

公域私域,就像一个人回家到自己卧室、洗澡间可以光着,但是,出门通常要穿衣服,同理。在公域里,人们都在化妆和着装,没什么不合适的,不能说这种着装就是虚伪和虚荣,这是一种基本的体面、公德、尊重和自由。

每个人对自己的隐私要求是不一样的,有的愿意穿露脐装,有的愿意把身体遮严实点,有的穿着三点就出门了,同一个人,在不同环境不同心境之下,敞开的程度也不同。人、家、亲、友、同事、俱乐部、广场,都是不同层次的域,对自己身体的着装不同,对自己思想、语言的着装也不同,这是起码的体面、公德、尊重、自由。

维基百科可能出错的底色

继续说左右。

翻出维基百科。

维基百科有时候是错的。

那次在我家,和几个男人在一起聊天。其中一男和我争论北溪1号,他说北溪1号是俄罗斯通过乌克兰输入欧盟的那条,我说不是。

从基本的名称,可以看出来,北溪(North Stream),北溪说出来比较耐听,但原文是北面的水流的意思,在北面的水里的。

从各种新闻可以看出来,最不济看看维基百科也可以啊。

从俄罗斯维堡穿越波罗的海进入德国北部的,二件管道,第一件叫北溪1号,2011年11月8日已经投入使用,第二件叫北溪2号,大家都知道。之所以说"件",是因为似乎1号和2号,都是2条管道,但我不去复核了,暂且用"件"而不是用"条"做量词。

通过乌克兰过来的,叫Soyuz,Brotherhood,然后接斯洛伐克境内的Transgas。

结果,当我搬出维基百科的时候,男生诚恳地说,维基百科有时候也出错。

还真是巧了,维基百科的确有时候也出错,这不需要男生们诚恳地告诉我。但,天然气管道是一件现存的事儿,好多新闻报道的事儿,欧洲的事儿,维基百科把欧洲天然气管道的名字都搞错的概率为零。

对比较关键的问题,我也会去查不同文字的版本。

这种基本事实,就是个名称,哪里都查得到的,争执不下,就放下不争,本来也没什么的。但是,三个男生,包括拉偏架,说维基百科可能是错的。

我如果站出来不依不饶,别人会说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什么的,但是,对这么简单的事实,都不肯认,又算什么呢?即便拉架,说一句,你俩都可能记错,听说了维基百科,还要说,维基百科也可能出错,这背后的心理藏着什么呢?

男生是工科的,我是个文科女生,而且不读书不看报。所以,在天然气管道的问题上,人们怎么都不能相信,一个文科女生比工科男生更对。的确,对于能源、天然气、管道工程,我都不懂,但是,就碰巧了,我看名称比较仔细。

人们常拿着习惯印象,不认真追究,就打偏手,如果我计较,就是我过分,但,打偏手的人,却是无所谓的。

我真的很计较,我希望正视这种现象,这是真实的世界。不很有趣吗?

什么是左,什么是右

真的来说左右,维基百科。

传统定义,革新为左,保守为右。

例子和学说:

公平的结果是做,公平的程序是右。

反对自由市场造成的不均等为左,接受为右。

偏好一个更大的政府为左,偏好一个更小的政府为右。

相对更追求社会平等为左,更维护等级制度为右。

伦理自由为左,伦理保守为右。

一个时速及政教分离的政府为左,一个宗教与政府不完全分离为右。

集体主义为左,个人主义为右。

法律支配文化为左,文化支配法律为右。

支持跨国家团体为左,仅仅支持独立国家和政府为右。

世界主义和国际主义为左,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为右。

认为人性和社会可变性的为左,认为它们为固定性的为右。

社会主义为左,资本主义为右。

无神论和利他主义为左,有神论和利己主义为右。

这是维基百科中文里的表述,这些表述,都是左、右的结果,不是左、右的来源。

为什么会有这些结果呢?怎么长出来的呢?

肯定来自于小儿科的感受啊。

我知道很多人都很毒辣、老道,看不上我们这种小儿科,以为都年过半百了,还自以为少女心,是个值得讽刺的现象。

可是恰恰是,多少高大上的人,就缺失了小儿科的基本常识。多数人最不愿意的,就是耐心看清秃子头上的虱子。

之所以,左右的概念,到了社会、政治里,成长成这个样子,其实就很简单,都埋没在最基本的,最不起眼的,最让人看不上的小儿科里。

左是心,右是脑。

左是爱情,右是婚姻。

左是艺术,右是政治。

左是直觉,右是理性。

左右当然需要均衡,如同左右手,左右脚,人也好、社会也好,才能走稳。

这是无需说的事实。

同时,还应该注意到,左右手、左右脚,特别是左右脑,不是完全对称的,各有不同的功能形式,但,构成了平衡。

左右错置,如果拧着走路,必定摔跤。

这个社会太右了,真左很幼稚,真左不是极左

社会失衡,是我们看到的结果,很多人留意到过度政治正确,看到这个社会太左了,极左害人。

我们也看到,这些过度政治正确,都是旗帜都是幌子,都是欺骗韭菜的,这些过度政治正确底下的事实呢?

大资本收割一刻不停,精致的利己主义越来越多,政府和大公司结合越来越紧密,一幅"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图景。

也许有人觉得,讲理想太假,讲道德太弱,但是,逐利是人的本性,逐利的本性,一定会汇成这幅图景的,恰恰是需要太假的理想和太弱的道德和太不着边际的信仰来适当平衡这逐利的一路狂奔。而不是打着极左的幌子大举收割韭菜。

讲爱、情、善、美、直觉、温度,有人觉得幼稚,幼稚的内容,不一定不重要啊,不一定因为幼稚,就不缺啊,我看这个社会,恰恰是五行缺天真!

这个社会最不缺的就是深奥,最缺的,就是朴素的基本常识。

那么多大恶、大动荡的发生,其实特别简单,就是一架极其复杂的专业的精密的机器,在常识上失控。

很多人说二战的时候,枪口抬高一寸,这一寸,就是基本的小儿科的人的善良,再权威的命令,都要让举着枪的执行者想想,不能那么简单地执行杀死眼前活生生的人。

现在疫情封上海,任何一个执行者,哪怕有一点点高抬贵手,柯基不会死,阳性的女孩不必为了护猫惶惶,也不必有人为了给父亲送饭求助......,这些事情里,缺了很多很多,但是,至少缺少了一点基本的真左,就是对动物对人的基本善良,至少泛滥了一些右--执行。我知道这里还有更深层的分析,我说的是至少。

而所谓除去新冠不是病的灾难,表面上那杆旗是防疫是健康,背地里不是利益吗?政治利益、经济利益,集团利益、个人利益,未必是要得到,但是怕失去。这都是我说的太右。

这个社会太右了了。

投机,只是牟利的方式,绝对的逐利,就是我说的太右了。

西方社会,资本先导,和巨大的市场以及加工厂合作,其中最根本的就是利益,绝对地追求利益,不是右吗?

全球化下,技术指数速度进步,人越来越物化,不是右吗?

这种绝对的右,成为各种看似进化到极高阶段的人类才会关注的公平、歧视、平等,等等等等话题的基石,这些等等等等的话题,都成为现代社会的脂粉。

所以,这个社会,表面极左,本质极右。

虽然是极左极右一相逢,便祸害人间无数。

我在题目上,只想点明本质的那部分,我做不了周全的报告,我是谁啊?!

表面极左,本质极右,这是现状(之一),为什么我们会看不明白呢?为什么常常堕入云里雾里?

原因之一就是左右错置,迷惑了双眼。迷惑了双眼,也令很多人疏忽了警觉,还令很多人自以为正确地在政治正确的路上一路狂奔。

说这些,并不意味着,我们看懂了,就可以重塑这个世界,我最反对顶层设计,人为指导,顶层设计、人为指导恰是极左的理想、极右的作为。

但是,这不妨碍有着想看懂的需要。

理想总是要有的,空想也是要有的,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千万别觉得人类自己可以去实现,只能去追求。

方向和目标不能混淆。

方向是那条永无抵达的地平线。

这些都是小儿科常识,但现实中的好多思考和讨论,其实在不知不觉中,早已偏离甚至背离了常识,成为看似具体实在的事实上的空中楼阁,很容易塌方。

远大理想是方向,对着堕入深渊的一路狂奔有些许抗拒,能算是目标吗?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