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后方日记0405

05/04/2022

2022年4月5日星期二

老徐和小徐聊天,小徐在上海。小徐说:

"其实我们很多人很怕是阳性,不是因为怕得病,是因为怕被带走。带走,拉走,这两个词现在特别令人头皮发麻,听到就瑟瑟发抖。那种类似"夏令营"(姑且叫夏令营吧)似的地方太令人觉得恐怖。"

"有的楼群里大家在互相救助,交换吃的,互相给药。有的楼里阳性有症状居民没有被统计到确诊病例,因为根本也来不及拉走。居民楼里楼层高的,就用小竹篮把家里的退烧药吊下去给其他邻居退烧,互相鼓励、居家隔离,早日消除症状。"

"大家都明白,拉走的含义是恐怖,绝望,混乱,或者因为其他疾病导致的传染或者疾病。所以都怕有一天落到自己头上。从惧怕阳性病例在身边到产生了共情、不再惧怕,这个过程我觉得用了三周时间。"

一位朋友,家里经济条件很好,住在高档社区,她说他们小区没有感染,所以,相对气氛宽松,会所前些天还在活动,结果,被人举报了,会所就关闭了。邻里之间也是互相帮助,有个年轻女孩平时不做饭,现在只好在家做饭,结果手指烫伤,邻居提供了木瓜霜送到楼下前台,女孩去取了之后,回到家进不去家门了,因为手指烫伤,指纹不对,一着急,密码也记不起来,还好,打电话给家里人,回到了家。

他们算是过得很舒适的,再舒适,也还是遇到一些不该有的不便。

苦乐不均。

关键是,凭什么。

乌克兰战事,有一个侧面,1930年的大饥荒,像幽灵一样。而俄罗斯军队在农田中倾倒垃圾、摧毁农业设备,在庄稼地里埋地雷,这就在发动战争之上,还要加一条无赖的罪状。

前二天去了趟超市,"物价飞涨"就是当时在商场里的感受,扑面而来。当然,说起来,涨价10%,20%,50%,都有,飞涨的感觉是成倍成倍的涨价,那倒不是,但是,看到种种商品的景象,的确有一点点恐慌和焦虑。

乌克兰今年的春播,我们都知道,一定受影响。乌克兰在向欧盟求援,10亿颗种子—卷心菜、甜菜根、胡萝卜、西红柿、黄瓜、洋葱。

我们超市的西红柿,过去的价格是1.2欧元到2欧元/公斤之间,从2020年开始,就在2欧-3欧之间,那些最贵的品种大约在4欧以内,那天看到商店里没有普通西红柿,只有不同品种的樱桃西红柿,或者小型西红柿,价格最便宜的都在5欧元/公斤以上。

春播还需要柴油,欧盟在承诺通过波兰向乌克兰农民供应5万吨柴油。

我们这里的柴油,从战争开始,价格就超过了汽油。价格最高的时候2欧/升,前些天因为美国释放储备油—他们赚了大钱也微微平抑了市场,我们这里油价稍微回落,然后,又回升了一些。

人道主义援助在向哈尔科夫、马里乌波尔等地提供粮食供应,但,去马里乌波尔的通道不能畅通。马里乌波尔3月23日已断粮。

根据乌克兰政府的说法,今年种植的土地,从1500万公顷,减少到600万公顷,另外一个估计是总面积对比2021年下降35%。

有一句话,挺触动我的:乌克兰20个地区已经开始春播。
即便在战争中,即便男人去打仗了,女人在逃离,村庄城市被轰炸,仍然开始了春播。 

想到这些,感觉心里沉甸甸的,那沉甸甸的就是谷穗。
有些地方,因为一个据说无重症的病毒,就什么都不让干了,只做抓人一件事。 

还有一句话,挺触动我的:俄罗斯从未真正赢过,但乌克兰却失去了人口和经济。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