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伯七十岁,为自己而活

14/11/2016

伯伯:七十岁,为自己活

原创 韩葵 韩葵布拉格 2016-11-14

伯伯,是弄堂里邻居家的伯伯。他又回弄堂来看老房子了。

他家的老房子比我家条件好多了,虽然只有四十多平米。他家早几十年就装上了抽水马桶,装上了淋浴间,装上了可以取暖的电空调。那时候伯伯的老爸爸和老妈妈住这里,那时候的老爸爸和老妈妈和伯伯现在的年纪差不多,那时候弄堂里还没有谁家装上了抽水马桶、淋浴间和电空调,老妈妈有时候会在弄堂里自豪地摆一摆家里的事情,还常常会说到她当区人大代表的事情,还有老妈妈的爸爸,据说差点当上大官。

伯伯是他们的独子,在美国洛杉矶,去的时候有四十岁了,已经有二个儿子,走的时候小的还没生出来。家里人说不清楚他在美国都做些什么,反正他很久才回来一趟,记得有一次他回来告诉我们美国的学校里面都可以免费喝到可口可乐,我们听得直流口水,那次他是刚刚出了个小车祸回来的,他告诉我们,车祸是福,如果是别人的责任撞了车子,人好好的没事,朋友们就会说"恭喜发财"。那一次,在停车场,别人把他的车子蹭了,他得到赔偿金,就买了回来探亲的机票。他每次回来都会给老爸爸和老妈妈的家里弄些新鲜玩意儿。伯伯的太太,我叫她阿姨,阿姨时常带着二个孩子来探望老爸爸和老妈妈。老妈妈比老爸爸厉害,老妈妈常常会说上海刚解放的时候,她就当上了区的人大代表,用现在的话该说她是个女强人,女强人在家里说一不二。老妈妈最喜欢伯伯出国后出生的小儿子。

后来大约是十年后,阿姨带着小儿子,我叫他小哥哥,他们一起出国了,大哥哥跟着老爸爸老妈妈,上学,后来大哥哥出去工作了,只剩下老爸爸老妈妈。

后来大约又十年后,伯伯回来了,他在美国已经当上了工程师,回来一边在大学当教授,一边服侍老爸爸老妈妈。他离开二十年,老爸爸和老妈妈也老了二十年,他们不要外人到家里来,不要请保姆甚至不要请钟点工,他们有自己的儿子,他们的儿子买了一套一百三十米的房子,他们从弄堂里装了抽水马桶和淋浴间和电空调的套房搬了出去。阿姨没有一起回来,阿姨说小儿子刚刚当上医生还没娶老婆每天工作很累没有时间照顾自己,她要给儿子做饭帮儿子管家,等需要的时候再回来家里。

伯伯叹口气,是她老公重要还是她儿子重要啊,我在外面打拼十年,我们在一起十年,那时候他说要照顾儿子不要回来,洛杉矶阳光好空气好她在那里待着高兴她不要回来,加州的气候也分不同地方,洛杉矶气候是真好,冬天不冷夏天不热。我老师,就是我上大学时候的辅导员,比我大不了几岁,我老师说你阿姨啊,说她真的应该回来,那时候我最需要她的帮助。我中风过你知道吗,前几年我中风了。

伯伯左手提着一袋子蔬菜,左肩膀不时地抽搐一下,右手会过去捏两下,我看他没有马上说完的意思,让他把袋子先放下。他左肩膀还是不时会抽搐一下,右手过去捏两下,他说就是有点疼,没什么大事。

脑血栓这个病没事就没事有事就是大事。你知道那几年我陪老爸爸去医院,我自己也有中风啊,也要叫车子去医院,我自己手脚也不方便啊。我一手搀着老爸爸,一手自己扶着栏杆带老爸爸去医院看病。我同学还有我的学生他们说来帮我,我怎么好意思总叫别人来帮忙,说不好听话,再亲再近自己家里的事情,人家没有义务的。现在爸爸妈妈都过世了,当然,你知道的,老爸爸早几年走的,老妈妈几个月前刚刚办完丧事。我现在解脱了,你阿姨当年不回来,现在又被孙子拖住了,我有时间了,我要考虑考虑自己。我要周游世界,走遍中国,伯伯不在乎钱,你小哥哥当医生,你大哥哥做生意,他们都不需要伯伯的钱,伯伯也不需要留给他们,花不完要么就捐掉好啦。

伯伯掏出叠得方方正正的格子手帕擤了一下鼻子,他穿着麻料西装,带着鸭舌帽,去菜场买菜也是一副教授打扮。他看看自家的公寓,好像是自言自语,这个四十平米一个人也够住的啦。老天有眼,老天待我不薄,我现在七十岁,我计划花十年的时间去看看世界,花不完的钱嘛,要么就捐掉好啦。

你还记得老妈妈么?我每天伺候她,她还不满意,啪,一个电话打到洛杉矶去告状。老爸爸还知道我不容易,我妈妈强势,她过去是人大代表,区的,说白了--,伯伯凑到我近前,压低了声音,说白了老妈妈就是独裁,独裁惯了,你阿姨他们都怕她,臣服于她的淫威之下,你说说你阿姨还有你小哥哥他们,他们只听她一面之词,她们怕她围着她哄着她,他们如果做两面人,他们可以做两面人的,那边听老妈妈的跟老妈妈说宽宽心不要往心里去,然后给我一个电话说,我们知道老妈妈年纪大了脑筋偏激,他们可以做两面人,我心里就不难过,可是他们只听老妈妈一面之词,没有想想我付出了多少他们又出了什么力帮助我做了些什么就可以乱说。伯伯可是知道什么叫做久病床前无孝子你知道吧。老妈妈养老要靠儿子,对儿子不满意打电话去洛杉矶到儿媳妇那里去告状。我跟你说,千万不要两代人住在一起,只要做到招之即来,让老人有依靠。我本来说送她去最好的养老院,我来出钱,可是老妈妈连保姆和钟点工都不要,好像我请钟点工就是自己想偷懒不想伺候她,更不要说去养老院好吧。老妈妈后来脑子已经是病态的。我后来把我妈妈送到精神病院做检查,我告诉家里人她已经是病态了,你知道她说了两件事,让我意识到需要送她到精神病院做检查,她说她的大孙子娶了什么领导人的女儿,这件事情当然啦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子,其实呢上一代领导人把老妈妈的爸爸从香港请回来,就是我的姥爷,请他回来发展民族工业,还请他去水利部当领导,但是姥爷拒绝了说自己快六十岁了不要再做官,那个时候六十岁就是老人了哪像现在六十岁没什么,当初如果去了也许就不会后来落到被枪毙的下场,这件事情对老妈妈是很大的打击,老妈妈又好强,这件事情是她心中一个坎。另一件事情啊,是后来她又说上面请我去做什么领导,所以她成为了包袱,我要把她送到美国去或者送到养老院去,想甩掉她这个包袱,结果她就有思想压力,我拿着精神病院的证明给你大哥哥给你小哥哥看给你阿姨看,我告诉他们,不要听她一面之词,她的脑筋在病态。半年前你记得哇,老妈妈过世的半年前,到现在快有一年了,老妈妈一个长途电话打过去,告诉他们我要死了,你们回来奔丧吧,她儿媳妇,她孙子,他小孙子和孙媳妇带着两个六个月大的双胞胎六个月大的双胞胎一大家子人跑回来,老妈妈发话啦,他们全部跑回来。你知道关于人们最烦躁的事情的调查,人们最烦躁的事情是什么?其中就包括飞机上婴儿哭闹,婴儿高空反应难受呀,整个飞机的人都会烦躁,他们三个大人带着两个婴儿,对孩子完全是不负责任要是感染了什么怎么办,你小哥哥还是医生,我跟他说,亏得你还是个医生,怎么做这么没有常识的事情。后来过了半年,美国国庆日,7月4日,老妈妈过去了,走的很安详,我帮她擦了身,洗洗干净,穿好,把她送走。

唉,老天有眼,老天待我不薄,我七十岁,还有十年,我为自己活。之前三十年都是在为别人活,我十年去美国打拼,你阿姨,也可以这么说,当然她也付出了很多,但是,她也分享了我打拼的成果,我们在美国一起十年,我回来照顾老爸爸老妈妈十年,那时候她不肯回来,我最需要她的时候,她不肯回来,现在她说她要照顾两个孙子,又被拖住了,她也不回来,不回来也好。我跟你说男女之间啊,美国有个华人电视台有一个从中国过去的女主播,说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闹离婚,女的说男的欺骗了她的感情,当时那个女播就说,两个人都是成年人,当初结婚也是两个人自由作出的决定,不能说谁就对谁构成了欺骗,这个主持人说的很对,男女之间,男的满足的同时,女的也得到了满足,不管是情还是性各方面,都要对自己负责。她不回来更好,我一个人更自由,我最困难的时候她没有回来,他们不管我付出了多少,他们还指责我,他们听老妈妈的一面之词,不管我付出了多少,不算算他们付出了多少,就来指责我。老妈妈走的很安详。

我跟你说,他们这一代人其实很自私的,他们就是讲养儿防老传宗接代,好像不生育就是不孝,我们那个年代如果你结婚了不生育,别人就是觉得你有问题,现在不这样了,那天我看了一个统计,电视上说,现在的单身比率有百分之十四,电视上都在讨论单身好不好,现在人生活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那时候别人觉得你到时候不结婚到时候不生育和大多数不一样就是有生理问题。伯伯养了二个儿子,为这个家打拼,也尽到了给父母养老的职责,现在解脱了,伯伯还有些时间,老天待我不薄啊。

伯伯不在乎钱,伯伯不富有,但是,你说说到了伯伯这个岁数,伯伯还算是有钱的,你小哥哥是医生,你知道,在美国当医生,你大哥哥刚刚买了一辆SUV,从美国进口运来的一百多万,一百多万一辆车。当然,他做生意他需要见客户车子要好一点。伯伯不需要把钱留给他们,要对自己好一点,如果花不掉,也不知道怎么把钱花掉,如果花不掉,要么就捐掉。

伯伯打算把那个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卖掉,现在可以卖掉七、八百万,七、八百万,我想除非曼哈顿那种地方,我可以在任何地方都买一套不错的房子,剩下来的钱,伯伯从现在开始花十年的时间周游世界,你说既不用铺张也不用节省,五十万够不够用?

不需要住五星级,就是那种INN,三星级四星级安全干净的旅馆就可以,我要深度游,先花五年去世界各地,去安全的地方,中东又不能去,南美也不能去,南美不安全,伯伯黄脸皮倒是好一点,但是,如果有的地方,你看过我的美国护照么?

伯伯从西服的内袋里掏出一个皮夹子,翻开给我看。

这是伯伯的美国护照,这是中国永居卡,有的地方他们反感美国公民,所以如果他们知道我的身份,我可能会不安全,绑架人质什么的,也只有欧洲了,你常常跑,欧洲安全不安全的?现在出那么多事情,晚上我不会出去,中国不着急,后面五年我走遍中国。你给伯伯看看这样好不好,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先报旅游团,参加他们的路线,先去看看,现在对欧洲还不了解,可以先去看看了解了,再去慢慢待一段时间,我一个人,一个人也不好,但是,我的老师,当然,我的老师太老了,我的同学和我的学生,他们都说让我组织然后跟我走,但是人数太多也不行,大家步调不一致,有的想这样,有的想那样,而且再出点什么事情,跟我出来,我要担责任,还有会出现矛盾,平常不一起出去玩儿没有事,一起走了发生矛盾,回来伤感情,没有必要的,有些人出去旅行回来离婚的也有的。不然,就是三、五个人,关系好的。我也觉得先去跟着旅游团踩点不一定好,旅游团很赶都是蜻蜓点水,还有人员素质,说实话咱们这个社会还是人员素质普遍差一点,跟你说前几天街道叫我去参加了一个周末野餐,哎呀那些人呀,你知道吃饭是抢的,我假意客气了几句,就什么吃的都没有了。这一次周末野餐我就知道了,所以忍受那么多天还是蜻蜓点水,这个我要考虑我要考虑。三、五个人,一次到位,去之前要买很多书要先学习,不要踩点,我要体会,要到处去坐一坐,不要买东西,我很讨厌那种到处买东西的,对啊,这里买一买那里买一买,那就完全没有游览的情绪了,我要听听音乐,买一点碟片回来。我不需要签证,但是我的同学和我的学生,他们就需要签证,不晓得他们最多可以签多长时间出来,现在网上的信息很多是虚假信息,伯伯还不习惯上网你晓得吧,我房间里七个电视,看各种新闻纪录片节目。你比如说,伯伯和一个女朋友去欧洲,买个open的机票,自己直接定旅馆,你觉得是不是比找旅行社便宜?到了当地比如打Taxi,也可以到了当地报团,用英文嘛就可以,当然,也可以请个导游事先带带路。

伯伯打算花十年时间周游世界走遍中国,先周游世界,中国不着急,中国回来慢慢走,然后八十岁的时候,你说说,你帮我想想,我将来养老是在上海还是去洛杉矶,在上海有这个房子,四十米一个人够住了,洛杉矶早年间已经把房子卖掉了,需要再买房子,我可以用卖掉上海那个一百三十米房子的钱,在洛杉矶买一套房子,洛杉矶的气候真的好,可是,洛杉矶什么都不方便,你知道在美国除了纽约和旧金山,其他地方公共交通都很落后,当时,大的车公司贿赂政府,每年给政府大量的资金说是慈善捐赠,交易是让政府不要发展公共交通,却大力发展高速路,高速路都修起来了,住宅区也很分散,这样他们才可以卖汽车。美国看病每个地方都需要预约,在上海方便,早晨拿号需要排队,我就晚一点去,不要赶在高峰,看病交通都方便。但是大城市堵车还是太严重,你知道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是哪里?你猜猜我保管你猜不到,维也纳?维也纳,那是过去这么说,你猜猜现在是哪里?是伦敦,没想到吧,是综合各方面综合指标,第一是伦敦,第二是巴黎,第三是哪个地方我忘记了。我在气候好的地方买个房子,也可以是澳洲,也可以是新加坡,新加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剩下的钱周游世界,在哪里感觉好嘛,就待下来,多待些时间。在上海可以住弄堂里这个老房子。这个现在是你大哥哥的名字和户口,可是没有关系,四十平方米,我一个人住起来绰绰有余,你看看有个卧室,有个客厅,有个厨房,应有尽有,一个人住足够了。

哎呀,你说一个人如果一无所有也没有什么牵挂倒也简单,结果有了点什么就有了得失,就担心失去。

要善待自己。

可是怎么善待自己呢。

这些钱是花不完的。

当然,伯伯也可以买一辆汽车,像你大哥哥那样,从美国进口一辆SUV,一百万也很容易花掉,可是我想我买一辆十万二十万的汽车就够了,可是你看看现在咱们上海的交通啊,你知道很容易碰到小孩子,那些小孩子在街上乱走的,碰到就是大事就是人命关天哪,那些家长不管小孩子乱走,还有那些根本没有人管的孩子,如果在美国,这些孩子都会被收容的。

伯伯的钱啊,到底是花不完的,花不完的钱也不用留给家人,要么剩下的就都捐掉。可是捐给哪里呢,他们说最怕的就是捐给慈善机构的钱,都是他们财务报表中的那个"其他支出",根本到不了那些真正需要的人的手里,还有那些到处发出来的呼吁和号召的,那些我也不会捐给他们,他们有的时候一个孩子病了需要十万二十万医疗费,结果一出来呼吁,就是几百万,几百万最后性质就变掉的啦,要么就还是给了那些"其他支出"。

老爸爸和老妈妈走了,老婆被孙子拖住了不回来,儿子们都过得不错,责任都尽到了,老天有眼,老天待我不薄,现在七十岁,我要开始为自己活。

伯伯下了决心,神色如同他的年纪般淡定。

他擤了擤鼻子,把手帕揣进衣兜,推了推公寓的门,确认已经锁好了,弯腰提起一袋子菜,右手扶了扶左肩,对我说,知道你平常很忙,耽误了你那么多时间听我讲家里的事情,我该走啦,不过,我也分享给你人生的感受。他走几步又回转回来说,伯伯要开始为自己活啦。

他,提着一袋子菜,慢慢地向弄堂口走去。

微信发布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