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Holiday Memories

Travel 旅行

 

小城戈拉多(Grado),是个有古迹有传统市中心有传统市民生活有度假海滩的地方。这样一说,多半令人神往。

又到一年一度晒太阳的季节了,又开始盼着能去浪费时间了,一时走不开,就不由得翻找记忆。记忆太多,都好像昨天才刚发生,不知不觉都成了故事。

选择这么南部的地方度假,最初主要原因,因为它在旅行社资料上,离我们萍水相逢的朋友皮诺(PINO)家最近。

特洛培亚(TROPEA)是第一个令我们惊于其美丽的小城,它悬于崖边,窄窄的青砖小街,清秀古朴的楼房,洁净精致的店面,仿佛千百年来这里的人都未曾有过起起落落、生生死死,一直就这样怡然地存在着。

第二次走巴尔干,走的还是不远,只有塞尔维亚和波黑,中间增加了黑山的山,塔拉河谷大桥,啊,朋友,再见,睡梦中都是战火,一路在查在看,二十年前的战争,当时,我,已经来了欧洲,距离这战火一千多公里,真的不算太远。轰炸、死亡、爱、恨、权、利,一千多公里的南面,仅仅二十年前,好像昨天。这一趟走的很辛苦,很劳累,信仰、民族、利益、权势,这些都是力量,力量大到令人恐惧。睡了两天,梦里在战斗。

晚上住在本古里安机场。你会怎么办?早晨5点多的航班,提前4小时到检。徐在看新闻说,布拉格机场临时封闭,因为有个人声称炸弹,波兰航班迫降布拉格,后来知道不是炸弹,而是诈弹。精神问题。

再次经过加利利海附近的时候,肯定睡着了。五饼二鱼堂,管不住自己,每次闪过这几个字,都不自觉想到鱼头泡饼。五饼二鱼,耶稣救活几千人。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