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

03/08/2019

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

这首歌曾经是很打动人的存在,不时还会耳边响起。

从网上搜出歌词,才发现里面有一句"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

带了快二十年沙子,从海边;那是第一次休假的时候突发奇想。


休假的日子,是日常的变奏,如梦,也似乎是我们的理想。

每年都在为一年一度的理想而工作。

每年反复地有意识地强化一年一度实现理想的日子,可以感觉人生幸福。

那些记忆里的美好,都是自动的,但仔细的时间和地点需要查照片查记录,不舍得忘记。

第一捧沙......

水清,沙白,沙滩上有本地人和游客,人比较多。

当年的物价,飞机往返,巴士接送,12天11晚2成人1婴幼儿,早晚餐,37168克朗。

突尼斯哈马迈特,儿子不满二岁,享受诸多免费待遇,据说本来想的是去西班牙,没有合适的选择,就想摩洛哥,没说清楚,人家问去不去突尼斯,我们就点头说是。

去突尼斯办签证,提前三个星期,使馆说最快一个月,然后,同事也帮忙旅行社也帮忙想办法,最后决定说到了对方海关落地签。

落地签需要好处费,我们捏着钱,耗了很久,不知道应该在哪个当口送出去,结果一送出去,事情就变得很简单,只是苦了同去的其他游客,在大巴上等着我们拿到签证之后一起出发,他们等了很久。

那时候看不懂好多意思,到了才知道旅馆是有小厨房的,于是高高兴兴买了米煮粥,也理解了度假酒店的半餐和全餐,还有他们会努力换着样儿,让游客每日用餐都有新鲜感。

那时候糊里糊涂就去看了迦太基古城,因为孩子小被晒的很难过终于在车上入睡不忍惊醒,就选择不进巴杜博物馆,结果被当地导游鄙视。

那时候发现当地妇女,带着头巾穿戴整齐,就从容地从陆地走进水里解暑,猜想她们再从容地走上陆地走回家,也就全晒干了。

那时候发现在当地人小摊贩买东西,比在秀水街还需要更加大幅度砍价,带回家的沙枣还有小虫,儿子二岁时候买的旅游纪念品,终于在他十八岁的时候穿上了,一件骆驼图案文化衫,竟然保留了十几年......

第二捧沙......

荒野度假村,黄沙,夹杂少量碎石子。

当年的物价,巴士往返10天9晚,其中2晚在路上,7晚度假村,二大人一小童,不含餐27000克朗。

在度假村小超市购物做饭,里面有个披萨店,烤披萨的师傅是个日本小哥。

意大利卡拉布里亚。

因为在突尼斯遇到了皮诺和梅丽娜夫妇。

我们现在也能部分体会到他们两位当时的空巢状态,每天袖手往来,晒太阳不专心,逛街不卖力,兜里总揣着糖果,看到别家的小宝宝就发呆,然后友善地送上小礼物。

我们作为小宝贝的年轻父母,感受着他们的善意,却又有些不理解。

他们的家在意大利半岛南端的卡拉布里亚域地,我们找的旅行社,能带我们去的最南端就是多洛米蒂度假村,距离皮诺的家还有一百公里。

虽然距离皮诺家还有一百公里,我们却是坐了一千九百公里巴士,一天一夜一个半天。旅行社看我们一家三口包括小童,特意给我们留了对桌四个座位,儿子可以躺下睡觉。

度假村是新体验。

他们招募了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每天带领度假客人做各种娱乐,排小品戏剧,做操射箭跳舞蹈,他们如同明星一样,有特别漂亮的美女,有特别帅的帅哥,活力四射。

皮诺和女儿专门开车来接我们在他们家里住了二晚,带我们去看美丽的特罗佩亚古城,带我们坐船过海去美丽的西西里岛陶尔米纳,我们还有他们家那时的电话号码,已经打不通了,有那时的邮箱,发出去邮件没有回应了,隐约记得他们家的地点,不知道再去的话,还能不能找到。

记得临走那天早上,儿子流鼻血,流到他们家洁白的床单上,梅丽娜微笑着说没事没事,她有办法洗干净。皮诺则忙着带我们去朋友家的柑桔园,陌生的朋友让我们在他们家的古董椅子上试坐、拍照,还送给我们一支花瓶,皮诺则给我们带上他亲自考古挖出来的古贝壳。

此外,我们便没有离开过度假村,回来之后,还有好多天,每天跟着当时录像里的音乐蹦蹦跳跳。

当年去意大利需要签证,有了突尼斯的教训,提前一个多月就去送签,却久无消息,电话打不通,每次去问签证,都要排队很久,终于失去了希望和耐心,在出发之前那天,对使馆说,我们不签了,撤签之后,却收到电话,通知我们当日下午五点到使馆领签证,领到的签证,入境出境日期却是错的。到了度假村,第一时间找当地警察,警察却说没关系。

第三捧沙......

普通的黄沙。

当年的物价,四口之家,12天11晚,包早晚餐,飞机往返40400克朗。

西班牙巴塞罗那附近,COSTA BRAVA。

上午抵达,还不能入住酒店房间,存了行李,就扑向大海边。

记忆最深的,是二岁多的小儿子,因为人小,自动门的摄像头看不到他,孩子爸要出去买东西,我临时接听电话,他被玻璃门夹到手指,我们的第二反应才意识到要不顾一切赶紧用力把门扳开,酒店的人也才想到用开关打开门,手已经夹到了,还好没伤到骨头,但是留下了永远的疤痕。

卫生处的大夫给他打了小夹板,他只好每天无时不刻高举小手。现在的录像里,还能看到他在游泳池前眼馋地看着里面的孩子,试探着做下水的努力。

因为夹手,我们原计划参加的自费项目一日游分成两组,我和大儿子出去的时候,孩子爸在酒店照顾小儿子,孩子爸去的时候,我们在酒店。我们于是去巴塞罗那的游览路线不同,记忆也不相同。

我们跟的团队,是荷兰导游,她仅仅在车上讲解,到圣家堂前的马路上,不断叮嘱我们说,这里不能停车,所以大家要快速下车,自己进去看,然后半小时之后,相同地点上车,如果没赶上我们的旅游巴士,不要着急,巴士还会转回来,每次临时停靠接上能接到的人就赶紧离开,然后一次次转回来,直到接上所有游客。

那次度假中,还远程接到客户电话,临时安排了些事情,然后感叹道,那些做旅行社的人多不容易啊,大家都度假的时候,他们只好工作。没想到,自己后来就过成了这个样子。

记忆中酒店的早餐特别好,有鱼有虾。

酒店请来的弗拉明戈演员,喝足了酒,才开演,男生唱的如泣如诉。

第四捧沙......

接近白沙的黄沙,我们去的海滩,酒店密集,游客密集。

当年的物价,四口之家,12天11晚,飞机往返,早晚餐64880克朗。

本来想去希腊克里特岛,不记得那时是否已经看过《妈妈咪呀》,想等Last Minute,没想到等得太过分,赫拉克利翁和哈尼亚,要么机位不够,要么床位不够,耽误了旅行社工作人员好长的时间,临时决定改道西班牙马拉加附近的海滩。

居然和朋友一家坐同一趟航班前往,他们跟随另一家旅行社,和我们住的酒店大概步行不足十分钟。

鸽子酒店,和大加纳利岛棕榈城只差一个字母。

鸽子酒店不像意大利度假村,但是也请了一位演员组织晚上的娱乐活动,他看到我们,就用中文和我们打招呼,原来,他老婆是台湾人。他自己是波兰人,曾是花样轮滑运动员。他每天白天负责水上排球、射击射箭之类的活动,晚上则带领孩子们唱歌跳舞做游戏,还给大家表演轮滑。因为对华人的亲近,他对我们两个儿子特别好,还特意带了老婆的照片拿给我们看,只是老婆更加喜欢台湾,不愿意在欧洲长期生活。

他爸爸在八九之前逃去美国,他还不曾去美国和父亲会面。

临走那天,孩子们对他依依不舍,他也利用接客人的机会,特意在机场和我们道别,后来,给我们邮寄了他弹钢琴的CD,我们加了Skype,他的签名到现在仍然是"我爱台湾"。

那次坐公交去了白城米哈斯,儿子们坐了驴计程车;坐公交去了马拉加,赶上民族节日,公交上的人都穿着弗拉明戈盛装,全城更如同欢乐的海洋;当年发了一组名为"惊艳"的照片在凤凰博客上,被人说是标题党;当年举着小数码摄像机拍街景,拍到了推销花朵的小偷,面对摄像机镜头而不惧,现在还留着她的模样。

第五捧沙......

如同游泳池一样的人工海岸、人造沙滩、礁石岸,游客密集。

忙里偷闲,选择了距离比较近的玫瑰港,只定了五晚酒店,星期五下班晚餐之后开始准备,晚间出发,两个人轮流开车,一个人开前半夜,一个人开后半夜。

记得路过马里卜的时候,我困得不行,还好有个红灯。

玫瑰港太成熟了,没有大片的沙滩,游海泳很好,街上的广告牌播放着俯拍皮兰的美景,那一刻,觉得皮兰如同伸到蔚蓝色大海里的舌头。

皮兰距离玫瑰港只有二公里,三面环海,海边布满礁石,孩子们从礁石上用各种姿势跳水。

第六捧沙......

沙滩不细,夹杂着碎石子。

当年物价,四口之家,早午晚三餐,8天7晚,飞机往返,67460克朗。

回到意大利,还是距离卡拉布里亚域地一百公里的地方,但是,在半岛的东侧。飞到拉梅齐亚泰尔梅国际机场,再坐80公里巴士。

度假村,还是有专门的小团队组织各种娱乐,但是,和之前一样,他们主要是用意大利语组织本地人演节目,我们仍然只能跟着看热闹,但孩子们已然主动多了,也参加夜晚的狂欢。

游客们在小俱乐部里扎风筝,我们孩子也加入,那不勒斯人特别友善地问我们写中文,我们于是在风筝上写上了中国字"中国"。

孩子们在沙滩上做沙塑,一个塑了个人脸,一个塑了星战黑武士的脸,都挺逼真。

度假村,仍然是出门不甚方便,基本上在里面活动,在游泳池附近散步,到沙滩上晒太阳,参加一日游自费项目,比如去特罗佩亚古城,去西西里陶尔米纳看艾特那火山,比如去逛市场。

我们参加了去Stromboli, Lipari和Vulcano三小岛,以及看活火山的活动,坐巴士二个多小时,到特罗佩亚港口乘船。

小岛上景美水清沙黑。

看火山喷发,需要等到半夜,大家在船上无聊地坐了很久,最后也只看到山顶好似微弱的烟火一般的亮光。

度假村的临时会计,是个来自青岛的女孩,餐厅的服务员,好几名是来自捷克餐饮学校的实习生。

度假村早午晚全餐的好处是方便,能去的地方少,于是每餐盼着开饭,很容易吃多,回来胖了不少。

第七捧沙......

沙滩还可以,只是我们住在了棕榈叶边上。

儿子说,这次不然就不住酒店了,住一个安静的公寓,体验一下什么感觉。我们定了科孚岛上一处评分很高的公寓,小楼里一共十套房,后花园里有简单的儿童游乐设施,有沙滩躺椅,且出了后门一两米就是海,实打实的私享专属沙滩,但沿岸满是棕色的干棕榈叶,刚开始看到,还不习惯,后来习惯了,每天踩过棕榈叶下海。

公寓距离科孚城五十公里,我们租了一辆手动档小车,习惯了自动挡,我开起来还有点紧张。我们每天开车去附近的超市买简单的食材回来煮,用公寓里的极简厨具和餐具,吃了很多次西红柿面和西红柿为主的沙拉。

住处附近的KAVOS小村,酒店集中,餐馆集中,各种游乐设施也集中,年轻人,打出超过IBIZA的口号。

科孚岛是现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丈夫爱丁堡公爵的出生地,也是茜茜公主挚爱的岛屿,她建造了阿克琉斯宫。

科孚城里的小街巷,逛起来也好看,只是希腊人的工作时间真是短。

从科孚岛坐船过海,一两个小时,就到了阿尔巴尼亚的萨兰达,对岸吃饭喝水都便宜,我坐在一个台阶上休息的时候,旁边过来二个闲人,我下意识地把地上的包往身边拉了拉,则好像伤害了他,他冲着我举着自己的手机,喊了几句,好像是说,你担心我,我还担心你呢!也许是我想多啦,反正没听懂。

第八捧沙......

黄沙。

马约卡岛。

还是喜欢细沙滩,找住所的时候,就打开google地图,沿着海岸线找,能找个八九不离十。

被booking上Carrer Dofi一栋公寓的图片打动了,从半圆的拱窗看出去,棕榈树、小港口上的船桅。Carrer Dofi在海岛南头,多是浅沙滩,还有盐滩。

又定了海岛北面Cala Sant Vicenc一间酒店,北部多山,很多漂亮的海湾,风景美,但是,需要从山崖上下到海湾,沿着碎石走,一步步接近碧蓝,如同一步步接近梦想。

在Carrer Dofi住的公寓,楼下居然是一家中餐馆,于是认识了《盈盈》一文的主人公,她问我们怎么能找到这个地方来度假,我说是沿着地图找到的,真不是开玩笑。

在小镇上买了一串风铃,一块印着四脚蛇的花布,还理了一次发。

《盈盈》的主人公说,将来要找个不用自己做饭的地方养老,很打动我,虽然如果进了养老院,都不需要自己做饭,我们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在《盈盈》的餐馆楼上,自己动手白煮鱼虾,配柠檬汁、姜、蒜,鲜香的味道刻在记忆里。

孩子们已大,不再做沙雕沙堡,也不再满足于一天几个小时同一个地点在海里泡以及在沙滩上晒,有时变换不同的海滩和海湾。

马约卡北部山区风景非常秀丽壮美,上福门托尔海角,那天,我坐在副座,全身都跟着车一起使劲儿,试图帮助小车拐好弯,错过了好多公路边上峭壁下面的海景。

福门托尔有个好听的名字:风相遇的地方。

从海角附近出发,一路驰骋山间,MA10号公路,开向帕尔马小城,犹如在天造地设的乡野公园里翻山越岭,看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白,也看千百年沧海桑田仪态万千。

我们没找乔治桑和肖邦,碰到了波莲萨,以及出现在波莲萨的《罗马假日》同款摩托车。

第九捧沙......

应该说是有海滨浴场的小镇,格拉多,当然,也有带专属沙滩的酒店,这里太靠北了,和去玫瑰港距离差不多,开车来。

很长很长的浅滩,适合幼童。

小镇上有鱼鲜、好餐馆,小镇附近可看的地方也多。

的里雅斯特,乔伊斯在这里呆过,他喜欢镜子咖啡馆,卡夫卡也喜欢。Caffe Stella Polare, 墙上的标语"好咖啡要做到黑如夜、甜如爱、烫如地狱"......

的里雅斯特和格拉多之间,有一座城堡,叫杜伊诺城堡,里尔克住过,他的重要作品以此命名《杜伊诺城堡》。

第十捧沙......

黄沙。

本来想住酒店的,结果住了叫做hotel的公寓,还是要自己做饭。

布尔加斯机场降落之后,向北四十多公里,Sveti Vlas海岸,附近有一座叫做内塞伯尔的半岛古镇,上面有像极了星巴克的星咖啡,还有像极了Pizza Hut的Pizza Hit,也有捷克餐馆。

第一次到黑海边,多是保加利亚语和俄语,如同俄罗斯的小希腊。

巴尔干的西红柿特别好吃。

更多记忆写在《面朝黑海,梦见海蜇》里。

第十一捧沙......

黄沙。

加纳利群岛,大加纳利岛,是三毛和荷西生活过的地方,在机场北面,我们订到南面的公寓。

公寓的好处是,性价比比较高,这当然很主要,还有一点特别重要,可以自己白煮鱼虾,马约卡的鲜香印象深刻,加纳利便不能错过。

网上很多攻略,讲大加纳利最著名的十大海滩,看过的录像并不是很吸引人,因为背景山上没有植被,这种没有植被的山,其实,身临其境的时候,会感到震撼,但如果摄影光线造型不突出,不是特别具有吸引力。

Las Palmas的海滩虽然很好,感觉和密集的居民楼距离太近,就选择了南部的Maspalomas,不小心住在了号称Top 10里面的第四著名沙滩旁边。

这里挨着著名的沙丘景观,自然条件好,无需人造,沙带宽阔长远,因为保护,所以抑制开发,于是,游客不多不少,不拥挤不造作不荒凉,非常舒适。

附近可以走沙丘、骑骆驼,还有各种水上运动。

附近有各种美味餐馆,还有一大片商业设施、品牌店,足够散步的时候闲逛免税岛。

海风、海景、沙滩、礁石滩、人类遗址、品牌店、食街、游乐,全在步行之间,假期如梦。

只是,从海滨度假的沙滩,可以随便分分钟走到一间打折的boss店,却走不到一间卖生鲜的超市,好在交通方便,出租车也不贵,而且服务态度超好,煮鱿鱼章鱼、煮大虾,配柠檬汁、蒜末、姜末、橄榄油,十欧元一公斤......

Anfi Del Mar, Puerto Rico de Gran Canaria, Amadores Beach, 人造白沙滩,围在半圆形海湾里,真是水清沙白,俯拍的照片能即刻打动人心,周围的酒店、酒店里的花园也很考究,但还是最爱Maspalomas的开阔和不失自然野趣,又靠近商业街区的繁华,假期如梦。

休假的日子,是日常的变奏,假期如梦,也似乎是我们的理想。

该做梦的时候做梦,该日常的时候现实,不要颠倒。

附:与本文无关的歌词

你是我最苦澀的等待

讓我歡喜又害怕未來

你最愛說你是一顆塵埃

偶爾會惡作劇的飄進我眼裡

寧願我哭泣 不讓我愛你

你就真的像塵埃消失在風裡

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擇

為何你從不放棄飄泊

海對你是那麼難分難捨

你總是帶回滿口袋的砂給我

難得來看我 卻又離開我

讓那手中瀉落的砂像淚水流

風吹來的砂 落在悲傷的眼裡

誰都看出我在等你

風吹來的砂 堆積在心裡

是誰也擦不去的痕跡

風吹來的砂 穿過所有的記憶

誰都知道我在想你

風吹來的砂 冥冥在哭泣

難道早就預言了分離

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擇

為何你從不放棄飄泊

海對你是那麼難分難捨

你總是帶回滿口袋的砂給我

難得來看我 卻又離開我

讓那手中瀉落的砂像淚水流

風吹來的砂 落在悲傷的眼裡

誰都看出我在等你

風吹來的砂 堆積在心裡

是誰也擦不去的痕跡

風吹來的砂 穿過所有的記憶

誰都知道我在想你

風吹來的砂 冥冥在哭泣

難道早就預言了分離

風吹來的砂 冥冥在哭泣

難道早就預言了分離

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

微信发布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