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双城记 中、德文学对话

09/11/2019

二O一九年十一月九日,在这个以九为结尾的日子。

南翔回顾了诺贝尔文学奖里的"九":

1919年瑞士 卡尔•施皮特勒Carl Spitteler,

1929年德国 托马斯•曼 Thomas Mann,

1999年德国君特·格拉斯 Gunter Grass,

2009年德国赫塔·米勒 Herta Muller,

2019年奥地利彼得•汉德克 Peter Handke,

当然,这不完全,但很有趣,好几个九字年头的诺贝尔文学奖都由德语文学担当。

张霁研究比较文学,专门写过有关赫塔•米勒的文章。

纪尧姆说自己非常喜欢这位从罗马尼亚到柏林的作家,还专门参与组织过一场米勒和略萨的对话,2009和201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凸显了西班牙语境和德语语境的不同特点。

那天,我也在现场,虽然听不懂,但,可以感受。

引导红佩佳进入中国文学的是她父亲,在她的学生时代,收到父亲介绍的一本鲁迅的书。而她,后来翻译了余华。在北京停留期间,红佩佳去看了鲁迅故居,探访了北京车公庄附近的外国传教士墓地,那里埋着两位捷克人,利玛窦也在。

爱与死,这是"很少提及"以至于太多见的诗歌主题。

南翔带来了《女人的葵花》片段,这本小说,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保罗•策兰的名言,法语诗寻找爱,德语诗寻找真。纪尧姆的法语诗,虽然我们不能阅读,但可以欣赏音韵。当然,彼得•汉德克在2016年访问中国的时候,回应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说过"文学是用来阅读的";他也在2014年说过诺贝尔文学奖"到底是应该废除的",因为"它对文学,只是事后虚伪的追封。"

关于这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2004年的奥地利获奖作家耶利内克就曾经说过自己受之有愧,而彼得•汉德克才当之无愧。

二O一九,这话说过之后十五年。

南翔的手上,拿着一本《试论疲倦》,按照传统的观点,这不是小说,也不是散文,是小说也是散文。如同跨媒介现代艺术。

1982年的马尔克斯和2012年的莫言,展现了魔幻现实主义,莫言、余华、阎连科、苏童、宁肯......,余华说过文学要处理内心与现实之间的关系。

文学要担当读者与作者的关系么?

卡夫卡在维也纳附近的疗养院去世,里尔克在维也纳均是档案局为奥匈帝国服兵役,当时和茨维格勉强算得上同事......

耳熟能详,意犹未尽。

以城市为单位,以文学阅读为纽带,国际城际阅读联盟在深圳中心书城亮相。

中国文学和德语文学,"深圳•维也纳"作为起点,"阅读双城记"将穿梭于不同文化背景之间展开......

作为这场文学论坛的主持人,真心希望城际文学对话不仅能越来越丰富,而且,越来越走进读者心中。

详见:简阅EASYREAD BOOKS

https://mp.weixin.qq.com/s/PHEwU3rjL4qh_ixAIQM7Og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白庚胜,开封市政府副市长、中国(河南)自贸试验区开封片区管委会主任刘震,深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文斌,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副局长晏湧,ICA国际文化交流协会执行会长韩葵,深圳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尹昌龙,深圳出版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编辑兼海天出版社社长聂雄前,深圳出版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曹宇等领导出席了本次活动。

微信发布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