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凯旋:到布拉格寻找意义

30/06/2018

景凯旋:昆德拉前两年有一个小说《庆祝无意义》。

克里玛: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寻找自己生活的意义,意义可以意味着好多事情。


对 话 克 里 玛

(节选)

景凯旋:非常高兴看到克里玛先生,我一直喜欢捷克、喜欢捷克文学。到了捷克布拉格以后,我们看了卡夫卡、哈谢克的墓地,中国读者非常了解这两个大作家。中国的读者都很熟悉卡夫卡、里尔克、哈谢克、恰佩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读者开始知道塞弗尔特、昆德拉、哈维尔、赫拉巴尔,还有克里玛。

1991年第一次看到克里玛的书,英文版。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介绍。捷克作家都很幽默,昆德拉的书,比较属于解构,如同王蒙提出过逃避崇高,后来有些人最求犬儒主义。而克里玛、瓦楚里克等作家的书不同。所以,我们认为捷克有二种不同的作家。

克里玛:我非常高兴我的书在遥远的国家出版且有那么多读者......中国读者不仅比捷克多,而且,在世界上可能也是最多的。

景凯旋:捷克作家,应该说对中国知识分子影响很大。捷克作家很多思考,对现在很重要的问题。

景凯旋:前几天,我们去参观了特蕾津集中营。

克里玛:对,特蕾津。我是最早的一批,从1941年12月10日直到战争结束,但特蕾津不是最差的,可以活下来。特蕾津的生活不是太差,有商店,有暖气可以洗澡,有乐队可以演奏的小亭。可以洗澡,对,和大众的洗澡间一样,和奥斯维辛不同,只是有水,没有毒气。我记得很清楚,1945年4月份,有一批小孩被送进来,送他们去洗澡间,孩子们大哭,因为他们害怕。但是特蕾津的洗澡间的确只是有水。有一些人有家人移民到国外,会听到奥斯维辛的消息,捷克国内不知道这些情况。特蕾津是纳粹宣传的工具,要给人看犹太人过的还不错,所以,条件还不差。

景凯旋:后来,您从英国、美国两度选择回国。记得《我快乐的早晨》里面有这样一段,一个女子见男朋友,劝他出国,男朋友说,在两种坏的选择中,我选择最不坏的,就是留在自己的国家。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克里玛:这个问题没有一个唯一的回答。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生活的意义。比如当一个好父亲,是生活的意义一个很好的选择。当好的公民,也是很好的选择。好的丈夫、好的情人、好的奶奶,也是。

景凯旋:萨米亚特是二十世纪世界文学最有意思的文学现象。为什么能坚持?

克里玛:是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当时的印刷量其实是好几百册,......,寻找对人生有真正意义的生活。......,我们当时的好处是,有很多国外的德文和英文的出版社出版我们的作品,或者有国外出版社出版捷克文作品运回到捷克。德国、奥地利、加拿大。......,我知道我要继续写作,我不会做其他的事情,我不是说我会写作,我是说,我不会做别的事情,所以,我知道我要一直写下去。在国外有出版社,美国、英国、德国,所以,当时不是面对完全沉默完全被忘记的情况。

景凯旋:昆德拉前两年有一个小说《庆祝无意义》。

克里玛: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寻找自己生活的意义,意义可以意味着好多事情。

备注:

景 凯 旋

居住期间 2018年5月28日-6月27日

1986 获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古代文学硕士学位。

1997 获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古代文学博士学位。

1986-2013 先后任南京大学海外教育学院讲师、副教授、教授。为中国学生、外国学生、研究生开设中国古代文学、中国文化、汉语口语和阅读等课程。

专著

出版专著《唐代文学考论》、《被贬低的思想》

学术论文(略)

译作

《告别圆舞曲》米兰•昆德拉(北京作家出版社1987-1988)

《生活在别处》米兰•昆德拉(北京作家出版社1988/台湾时代文化出版社1992)

《动物农场》1988

《玩笑》米兰•昆德拉(作家出版社1989)

《我快乐的早晨》伊凡•克里玛(译林出版社1999)

《布拉格精神》伊凡•克里玛(台湾中国时代出版公司2003)

《地下》东欧萨米亚特文学(花城出版社2010)

《人的诗学:随笔与访谈》丹尼洛•契斯

微信发布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