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多与少:武汉《长江丛刊》对话柏林

06/05/2019

2019年5月6日

傍晚

柏林,Lettretage艺术空间,一个看起来有几分颓废的场地,旧式木椅围成一圈,人们围绕而坐。光线暗淡,几盏射灯营造出几分神秘的气氛,在这样的灯光下,忘记外部世界,专注于内心专注于有关写作与阅读的话题,似乎很契合。

活动开始之前,《长江丛刊》主编刘诗伟给我们转述了一个故事,我们的作家在和德国同行探讨之中,曾经试探地询问,您的作品非常好,印数是否会到三、四万册?德国同行立即给予否认,而且反应比预想中的激烈,意思是,我珍重的严肃的好作品,怎么会和畅销书相提并论呢?

无独有偶,参加讨论的德国诗人汤姆•布莱斯曼笑谈,读者越少,说明作品越好。

当然,畅销书,可以是严肃的也可以是相对通俗的,这不是一个严谨的相关,但仍然在一定意义上相联系。那么,网络文学,需要仅仅因其传播方式的不同,而区别划分么?女性文学,应该以写作者的性别而专门探讨么?当然,性别的确带来观察与写作的差异。

讨论是开放性的,作家们来自不同的背景,德语、英语、中文,每种语言的写作者和阅读者基数不同,意识形态有差异,但大时代、技术传播、关注话题、阅读习惯都遇到相似的变化,这些变化也影响着写作者,虽然文学是个人的个性化的,但当你在一个地摊上,不小心淘到一本三百年前异国作者的作品,或者你的作品,在三百年后,被一个异国读者在地摊上淘到......,这是一个关于空间重叠与时间交叉的故事,文学的意义,便恰恰在这个时刻,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微信发布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