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罗河笔记

27/02/2020

尼罗河笔记

坐在一驾装饰繁复的马车上,穿越不知名的城镇。

街道上尘土飞扬,路边店房破旧,空中唱经声响。

这是有计划的旅行中场景,忽然觉得虽计划中,这时刻也异样、神奇。

走入埃及,新埃及背后的古埃及。

开罗有非洲第一大购物中心,路过的市井,貌似还没建筑摩天大楼的中国南方城市,比如深圳握手楼年代。

浮躁的经历,都留有其痕迹。

四层河轮,顶层甲板,航行在宽阔的尼罗河上,两岸有远处的棕红色山丘,近处种着庄稼的浅滩沼泽。

备注:对比GDP2017年的数字

埃及GDP总额2354亿美元,人均2493美元。

中国GDP总额12.24万亿美元,人均8827美元

另:中国手机漫游,费用不贵,可以看微信,百度,甚至能用google搜到酒店,不知怎么做到的,但是看不了推特、Facebook、Instagram。

在埃及买的电话卡10美元10-16G,Orange或者Vodafone,可以自由打开网页,包括维基百科。

谜之古埃及

古埃及文明,有图有真相

前王朝、早王朝、古王国、第一中间期、中王国、第二中间期、新王国、第三中间期、后王朝,九个时期,三十一王朝。

古埃及文明,人证、物证俱全。人证,虽沉默,但能看到身体全貌。

我们已然知道这样的事实,而当一切呈现在眼前,那震撼仍缓缓从心底浮出。

哈特谢普苏特

父亲是皇,母亲是后,她是帝后的嫡生子嗣,但没有女人继承皇位的先例。

父亲和侧室所生的儿子即位。

庶子身份不够,便迎娶自己同父异母血统纯正的姐姐为妻,她,成了皇后。

弟夫体弱,三年驾崩。二人膝下只有一女,又一次宫妃所生幼子即位。

她,作为血统纯正的前皇女、前皇后,也是年轻的皇太后,摄政。

后,宣称自己是阿蒙神之女,送走继子,成为皇帝。

妆胡须着男装持权杖。开展商贸、民富国强。

君权神授,一共多少花样?

二十二年后,被退位的幼皇长大成人杀回夺位,并试图抹去女皇一切痕迹。

起伏跌宕的宫斗剧。

她的名字,哈特谢普苏特(Hatshepsut),生于约公元前1508年,逝于公元前1458年1月16日。

全无距离感的故事,距今3478~3528年。

三千五百年前的人类。

她的木乃伊,于1989年被确认,存放于开罗博物馆。

如果三千年之间的差距,并没有差别,人类真在按照时间线进步吗?

现代人的愿望和梦想,比之胡夫和他的子孙有多少不同?

除科技以外,人伦社会中的人类在进步么?

鹰神、公牛、狮神、鳄鱼神、太阳神......

埃及众神多有实用,这和人类遇到的生存困境、期待与梦想相关。

而科技,增强人类对大自然的认识和能力,帮助人类从实际困境中解脱,同时,也在助长自以为是,而消减敬畏之心。

一件事情的正反两面。

一直对"先天"和"后天"着迷。

情感、信仰、道德,一切与心灵相关,与生俱来,人的属性,人的秘密,人类永远无法启及而只能敬畏的存在。

人生来处与归途,也是人与人之间。

从实际生存困境中解脱出来的人类,向着更高的精神境界,

或许就走向神,神,是偶然所悟?

神学无止境。

科学,是属于大自然的人类,在对大自然敬畏、对人之所不及的敬畏之关照之下,产生的对大自然与人类关系研究的总和。

是人类研究先天客观世界的后天人为工具,如同祖先学会了火,学会了耕织,学会了铁器和青铜。

科学,也是自然人向机器人的转变。

神学如亚当,科学如夏娃。

二者俱在,如父母双全。

当古人解脱了初步的生存困境,走向更高层级的信仰,后来有些人,却死死抓住各种神灵,来解决人生中各种实用的需要,比如生子、比如升学、比如升官发财......

人类的所谓进化,有逻辑的递进甚至因果关系吗?

人类的所谓进化,有逻辑的递进甚至因果关系吗?

进化是偶然的,听到这句话并深思,也属偶然。

公元前525年古埃及结束,后经历了拉锯战的第27-31王朝。

公元前332年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并统治,托勒密王朝,共融。

后来的罗马人比希腊人更加敌视埃及人,但很多传统和对传统神灵的崇拜保留下来。

公元一世纪中期,成型的基督教打破了原有多神共存的平衡。

公元303年,戴克里先大清洗,基督教获胜。古埃及语言尚存,文字渐消。

公元395年,古埃及归属东罗马。

公元641年,阿拉伯人肩负着成型的伊斯兰教占领埃及地区,到十二世纪,古埃及文明尽失,被阿拉伯文明取代。

原始自然神祇崇拜加哲学思索的古希腊,比一神包容,如原始的朴素的精神民主。

从原始多神出发,走过各种一神对抗,甚至付出惨重代价之后,终于,也许拜智者所赐,也许偶然顿悟,走入新一轮的信仰宽容,以及言论思想宽容。

这过程漫长或如迷宫不可逾越,且,未必能偶然找到出口。

而智者与顿悟的钥匙,也许仅仅是努力刻意学会正视各种现实、各种真实,以及未泯灭的诚意。

一个现代埃及人在讲解,别人的故事,被他的祖先取代的别样文明遗迹,而这些都是属于当前的他的国家的宝贵财富。

并不想说自古以来,自古以来本无意义,任何文明都有其兴哀规律,阿拉伯民族占据这片土地,已经一千多年,古埃及文明消失也已一千多年。

听众之中,也许碰巧有人的身体里流淌着二千五百年前从这片土地流落他乡某支部落的血液。

古埃及,是我们这个时代,同一条时间街上的邻居,也许还是亲戚。

时间,洗刷一切踪迹。

现在,也将被未来的时间洗刷。

人,如同人眼中的蚂蚁那般渺小,

辛勤地寻找过去,寻找根源,寻找同类,

蚂蚁令人钦佩。

人亦如此。

在我们目力所及之内。

进化是偶然的,循环往复定数难逃。

没有刚好遇到偶然进化的循环,是不是死循环?

眼前的阿拉伯中年人,为我们讲述他的国土上曾经发生过的别人的故事。

他们甚至也曾想过彻底抹去别人的痕迹,但未能做到。

耶路撒冷之城一层压着一层,从山脚复叠到山腰。

也有的地方,过去消失殆尽,破旧立新,抹杀记忆,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有的成为传说,有过不曾留下,也有埋藏太深,还有坚持不懈的斩草除根。

进化是偶然所得,所以,就有了原地踏步的理由吗?

微信发布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