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布拉格去遛遛自己

13/12/2017

我要去布拉格。

二十年前刚到这里的时候,公司同事弗兰克张嘴就说"我要去布拉格"。


我们感到很奇怪,他住在布拉格11区,坐红线地铁,从Haje出发,10站,就到布拉格的绝对市中心博物馆了。很多捷克人习惯于像弗兰克这样说,因为一区市中心,其实就是原来的整个布拉格,而其他的区域,好像后来给布拉格穿上的一层层外套。


沿着河边走,刚刚穿过老城桥塔,就被一阵潇洒的提琴声吸引,那声音绕着人的耳朵飘,四重奏,听众也围聚了好几重,听了几曲,冲动地买下一张CD。

上次帮别人买过一场鲁道夫音乐厅四重奏室内乐的票,但是那些人放弃了。那天天很热,我们特别忙,攥着7张票,觉得异常可惜,于是冲出去,自己听。有位导游朋友碰巧刚到布拉格,等待晚上接工作,被我们一同拉去,他碎碎念着,居然还有这等好事。在音乐厅里,不断有电话进来,当然我放了静音,不过发现同一个人十几个电话,担心事急,就回复短信说"我在开会,会后打给你"。仰起头往台上看,忽然间觉得台上的一位乐手非常面熟,原来是和我们住同一条街的邻居。

桥上还是舒服,往老城看、往小城看,远望城堡,忍不住拍照的冲动。夜幕降临,工艺品小贩们开始收拾摊子,大提琴四重奏的声音渐渐远去,耳边又传来悠扬的梵婀玲的琴声,这琴声有点柔软。

小城桥塔下边,也围了很多人,两位艺人把我们带入1920年代1930年代美国电影的景象里,女歌手软绵绵的歌声简直就是让人不忍离去的靡靡之音。

我们好久没有这样悠闲地从查理桥的一端走到另外一端了,记起前两天说起过桥头不远处那家木偶店,便跑去看,小店已经打烊,橱窗还没有封起来,透过窗户望过去,东西还是我记忆中的水准,都是木雕级别的,超越了工艺品级别的木偶,对着屋角上那盏路灯,左看右看,却没找到"灯下"这几个字,我记得这家店名叫"灯下"来的,难道还是换了店主?


坎帕岛的小路边,餐馆的露天座位坐满游客,远处草地上一群本地人聚集在一起,端着啤酒唱歌,还有些人在河边,拍照对面的景色,刚刚升起的月亮,又圆又大,月光在伏尔塔瓦河上投下一轮一轮的光影。


三个和我差不多一般高一般茁壮的斯拉夫女孩,都是圆圆脸,都一模一样的装束。


前胸背着双肩包背后背着大背囊,懵懵懂懂地找路,好像三个可爱的精灵。


街上有那么几家过去不曾有印象的工艺品艺术品小店,


我就想有些小可爱还是需要到老城区来逛来看来买。老城区的氛围、节奏和市民区毕竟是不一样的。

于是,我脱口而出,各地的城市,老城和外围的新城越来越成为两个世界,我们在新旧中间穿越。


新的生活,没有办法阻挡住趋同的大浪潮,不管因着什么,自然而然地应运而生的保护保持和蓄意营造,让我们时不时可以追随一下那些很不相同很有自己的往日时光。

微信发布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