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后方日记0411

11/04/2022

2022年4月11日星期二

今天和回到敖德萨的留学生通了话,鼓励她把经历写出来。听她讲的内容,我也蛮多感受的,先等她的文字。

很久不和国内的亲友聊天了,因为没办法聊,我们面临的不是观念的问题,而是各种眼前的具体问题。虽然憋了很久,还是写出来。

写过几篇关于防疫的小文章,希望多一个读者意识到开放的、非100%的、面对现实的防疫,才是对的。一直讲比较宏观的大道理,因为不想造成一种显示优越感的错觉,除了回不去中国、生计受损以外,我们自己没有直接受防疫罪。

去年有一天,有位医生在CH里面说,不和国内的亲友讨论疫苗有效性的问题,因为人家没有,你怎么讨论?你的摩德纳好,你的辉瑞好,你的阿斯利康也还不错......,你的家人、你的亲属、你的朋友、你的故旧,他们没得选,你怎么忍心去评说什么疫苗有效的事儿呢?显示优越感吗?

后来,我们也不怎么说核酸的事儿。在这儿没人强迫你做核酸,甚至密接了,也不是100%需要做,在于环境的需要,在于个人的自觉。

比如,我需要理发,那段时间,理发室需要有核酸阴性,如果我不理发,我就不需要去做。比如,我需要住旅馆,打了疫苗还没满14天还没生效,旅馆要求核酸阴性,如果我不住旅馆,就不需要去做。

徐晖不存在出去理发的问题,他也没有发生过办公室同事阳性的问题,于是,他从2020年开始到如今,满打满算,只做过4次核酸,

第1次,2021年7月出门旅行之前;

第2次,2021年7月在波尔图入住旅馆前;

第3次,2021年7月在波尔图参加活动前;

后来,2剂疫苗满14天了,去哪儿都不用阴性证明了。

第4次,2022年1月儿子阳性之后,等了4天,他去做了,阴性,我也做了,也是阴性。

我因为理发,比他多做了一次;我因为办公室同事阳性,比他多做了一次;我因为感冒咳嗽了一个星期,比他多做了一次。我一共做了7次。我的感冒症状比儿子的阳性症状还多了3天。

儿子做得最多,有一段时间,学校每个星期一会在班里做一次核酸。他阳性之后,在家呆了一周之后就去上学了,没有可疑症状,也不必再做。

可在国内不一样,在国内,有人到家里来捅你,即便住在一个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地方,还有捅治者来个柳暗花明又一村。

怎么聊呢?他们做不了自己的主。

于是,我们最多也就聊聊口罩的事儿,口罩的事儿。有的时候是国内的朋友先聊,看到我们拍的视频里,没几个戴口罩的,就先发问。

对了,2022年4月14日开始,我们在公共交通里也不用戴口罩了,就是说,去哪儿都不用戴口罩了。

如今捷克的大流行,1000万人口的国家,单日新增四、五千例,我们彻底摘口罩了。

捷克总感染386万,就是说,进入统计的阳性过的人数占总人口将近40%。最高的一天,单日新增57000例。

从感染人数上看,2022年的大流行高过2021年,2020年10月之前,这儿几乎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当时也有过禁足令,但是,人们躲在家里居家办公、居家上课,当然,可以出门散步、遛狗、购物,可以在街上小聚,关闭非必要商业,必要商业从没关过,这样子成功地躲到了8月底,成功地成为全球抗议小模范之一,仍然没躲过9月初,更没躲过2021。

这里建过野战医院,不是隔离阳性,是给医疗资源不足以应对病患的时候备用。2020年非急性病患的检查有过延后和电话问诊,医院服务从未失调。

看几个峰值。

2020年11月初,最高活跃病例11万,最高单日死亡261例。

2021年1月初,最高活跃病例12万,最高单日死亡197例。

2021年3月中,最高活跃病例15万,最高单日死亡238例。

然后,开始打疫苗了。mRNA和腺病毒载体疫苗,摩德纳、辉瑞、阿斯利康。

2021年12月初,最高活跃病例24万,最高单日死亡126例。

疫苗令人变强了,还是病毒变性了,传播更强、致病更弱?

2022年2月初,最高活跃病例35万,最高单日死亡56例。

最后这个峰值点对比前一个,大家注射疫苗的情况没什么太大差别,但是,感染过的人数增长了很多--也就是自然免疫的比重增加了。重症率一再大幅度降低,那么,最起码可以说,除了疫苗、自然免疫,一定有病毒本身的伤害性变弱的缘故。

当然,我仅仅选取了公布数字里的几个峰值,这几个峰值的数字,不能简单用来计算死亡率,只是看一个大概趋势。

另外,死亡数字,不管死因是否直接或间接来自Covid病毒,只要逝者是阳性,都计算在内,这是一个Covid诱因的最大上限数字。

这就是这波大流行的曲线。

终于一吐为快,只想呈现现实和正常,我们需要正常。

其实,从2020到2021,我们一直在思考甚至争论,中国和西方在抗疫中的逻辑,我们知道中国的方式只是暂时的,是无效的,如何理解清零政策呢?其中有不自由的成分——西方国家不可能接受,实效方面呢?依靠所谓的严防死守带来的清零,其实是脆弱的,有些过程根本躲不过去。

但是,在2021年的数字面前,你无法对国内的朋友,做任何负面的预言,这样的话说出来,好像敌意的诅咒,我们不敢说。虽然,大家心里都明白,中国只要不完全封死,仍然要走一轮感染的过程,这件事已经是共识,同时,也是极大的担心,我们都希望出现奇迹。但,奇迹没有出现。

然后,荒诞出现了,荒谬出现了,荒唐出现了……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