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后方日记0401

01/04/2022

2022年4月1日星期五

傍晚,到画廊整理了一下床单、被罩、毯子。

楼上邻居昨天送来了最后一拨洗好的被罩,其中有个被罩破洞了,我们的,曾经在我们的作家居住地用过,邻居细心地帮助补好了。他们还送来了一些自制的布袋,可供人们取用。他们还曾经说过,如果画廊东西太多放不下,可以临时放到他们家里。他们就是普通家庭,这套房子是这户人家改善家境住到的最好的房子。

我们也发现,非常多的提供具体帮助的人,生活并不宽裕。

徐在让我把桌子底下的毯子拿回家洗,说曾经把那只灰色的胖猫关在这里面,因为猫咪到了生地方害怕,曾经躲在仓库杂物中间,躲了一天不出来,虽然知道猫咪没跑丢,她的主人还是感觉不安。养过宠物的人都能理解,猫猫狗狗什么的,都像自己的家人一样,在这种特别的状态之下,对主人来说,是个安慰。

猫咪的主人是一个变性人,我曾经和她侧身而过,我在里间拿东西,她进去找猫咪。短短的头发,画着浓妆,说很好的英语,声音很柔。

后来,他们用YouTube的猫咪叫声把胖猫逗出来之后,就关在桌子底下了。

我已经好多年没养过猫了,现在很后悔,孩子小的时候,他们很想在家里有个小动物,我从来没松过口,有一点怕麻烦,因为在海外生活,有那么一点不安定的感觉,常常会全家出门,还要考虑托管。另外,很重要的原因是怕伤感,猫猫狗狗的寿命都是十多年,看着它们老去,我其实因为出国,把我养的猫咪丢给了父母,回避了我看着猫咪老死的场景,父母家那只有点发育不良的小京巴,也是父母送走埋葬的。算是逃避吧,就没有给孩子们和小动物共处的机会--过程。想想自己也算挺残忍的。

想当年,我那只从门口捡的黑猫,也是当儿子养的。

我带着猫咪搬过家,每次搬家,猫咪都会藏起来,藏很久,然后,慢慢地试探新的环境。人们在这方面,要比猫咪更加主动才行,更快地克服陌生感。

徐在说,我们短期帮助的项目告一段落,招募艺术家/制作人的文案已经翻译好了,即将发布,希望提出如何帮助乌克兰人融入本地生活的问题,他们需要尽快找到合适的位置,从新开始构建生活,对比短期帮助,这更棘手。他还说,的确,很多移民想着回去,他也从新闻上看到,很多人回去了。但从历史上看,仍然很多人,不曾想着移民的人,经过这样的临时变故,临时就转变为长久,改写生活轨迹。

我们聊天的时候也说到过,来到捷克的,回去的人应该不那么多。跨越波兰或者斯洛伐克,来到这里的,应该说或者是经济条件相对好一些的,或者相对比较有胆量的,当然,还有能投靠的人的。走的越远的,离开的力度就越大一些,回去也越有距离。所以,由此不知不觉中,改变人生轨迹的,比重恐怕更多一些。而且,捷克1000万人口规模的国家,接纳30万人,对比波兰3700万人口规模,接纳230万人,捷克的压力小很多,意味着来到这里的乌克兰人,获得的机会就多一些。

临近午夜的时候,一位在布拉格生活的华人女生告诉我,她在帮助救助组织找布拉格5区附近能够为2-8岁幼儿提供活动的场所。最急迫的

过去聊天,总有朋友说到,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少"未知",变得无趣了、无聊了。现在,说实话,我都不敢面对这句话,"未知"都是带着风险和代价的。

开战以来,以及开战之前以来,以及多年来,欧洲一直处在天然气被动的位置。这些天,很多替代能源讨论,还包括把室温调低一度,与之相连的,还有关于资本主导社会的恶果的问题。怎么可能不追求利润,怎么可能为了信仰、理念、道德而放弃物美价廉?这里面有太多的人为的不切实际的虚幻。但是,一切以利润为前提的时候,有对信仰、理念、道德伤害太多。

疫情、战争,可能我们真的是"作"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了。

这些想法都太理想了,理想也得理,也得想。有用没用另说吧,多理一点,多想一点,总归有点用。只是别轻易觉得掌握了真理,然后,动手实现。

俄罗斯坚持买家在俄罗斯银行开户、卢布支付,拿天然气要挟,用能源换金源。欧盟如果断臂求自由,则代价惨重。

我们的小捷克,天然气来自二条管道,一条是从德国的北溪1号来,一条是从乌克兰、斯洛伐克过来的兄弟情和Transgas。捷克不直接从俄罗斯买气,所以,捷克不面临付款的选择题,不直接面对压力,但是,影响是在的。

欧洲宣布继续用欧元购买,不接受卢布提案。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yprom宣布退出德国,今天,来自俄罗斯,经过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入波兰和斯洛伐克的亚马尔,关闭了水龙头。另外的管道暂时畅通。之前我们关注天然气问题,看到天然气依然保持供应,如今,矛盾更加激化,回旋空间更加狭窄,距离破局也许更近了一点,这是句废话,往前走的事儿,当然,总归距离破局都更近了一点。

捷克有一个月的天然气储备。这二天又来了倒春寒,冬季采暖结束,对天然气的依赖会降低一大截。

德国的情况还更复杂一些,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在德国投资拥有三个存储点,其中一个地点,在冬季到来之前,储量下降到令人怀疑的水平。手里握着"硬通货",却不及时补库存。俄罗斯国有能源公司Rosneft,在德国Schwedt有一家炼油厂,处理德国大约1/4的石油供应。

Create your website for free!